行业新闻

大北农净利润暴跌被问询:进口大豆提税背后的赌局


  核心提示:在第三季度财报发布后不久,10月31日,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北农,002385.SZ)回复了证监会关于上半年业
  在第三季度财报发布后不久,10月31日,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北农”,002385.SZ)回复了证监会关于上半年业绩暴跌的问询函。根据大北农发布的2018年中报显示,报告期内,利润总额15,053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76.5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399万元,比上年同期减少80.18%。
  针对业绩的突然暴跌,证监会要求大北农对暴跌的原因、是否具备持续盈利的能力做出说明,证监会在8月份发的问询函,10月末才得到大北农的回应。
  大北农方面就主营的饲料业务和生猪业务毛利率下滑作了相关解释,根据公告显示,大北农强调饲料业务的毛利率下滑为大豆等成本的上升所致。
  但从大环境来看,中国对美国大豆进口关税提高25%,直接导致美国的进口大豆价格下跌20%左右,使得美方承受了大豆关税提高造成的损失。对此,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师马文峰认为,由于大北农注意到大豆价格在短时间出现高涨的现象,因此判断大豆价格会持续增长,所以提前高价格储存大豆,使得最终饲料价格上升。实际上整个市场仍旧平稳过渡,使得大北农下注以失败告终。
  判断失误?
  今年上半年,受猪周期低估影响,大部分养殖企业的中报都出现了业绩下滑。但大北农第二季度因净利润暴跌123%引起了证监会的问询。直到10月末,大北农才就上半年的业绩下滑做出回复,对主营业务的下滑,大北农给出的解释一方面归咎于受到猪周期影响;另一方面是存在饲料成本上升的因素。“外部因素的影响符合行业周期性波动规律,内部因素的影响是特定事件形成的,是暂时的。”
  从大北农增收不增利的业绩来看,显然大北农并未从中获取到更多的利润。根据大北农的问询函回复公告显示,大北农的主营业务为饲料和生猪养殖业务。饲料业务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为85.61%,而生猪收入为68,204.35万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是7.55%,且同比增长69.34%。但由于受行业内整体生猪养殖行业的低迷影响,饲料和生猪养殖业务毛利率均出现下滑。
  另据公告显示,前三季度大北农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41亿元,同比下降47.52%,但行业内受猪周期的影响整体下降约为20%到30%左右,例如养猪的温氏股份,前三季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9.00亿元,同比下降28.2%。
  搜猪网冯永辉告诉记者,受猪周期影响,相关公司整体净利润下滑为正常表现,但大北农近五成的减少超过行业整体环境所带来的影响,所以很可能是企业自身出现了一定问题。
  据公告显示,对于饲料业务毛利率的降低,大北农在公告中给出的解释是“受下游养殖行情及豆粕等原料价格上涨影响,公司猪饲料销售单价同比下降,单位成本增加”。
  根据东方艾格农业提供的数据显示,虽然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25%的关税,但实质上直接导致了美国大豆价格降低20%左右。马文峰告诉记者,“进口大豆加税不仅没有带来中国物价上涨和中国进口大豆价格上涨,相反因为美元的波动甚至带来了全球宏观总需求的下滑,导致全球价格的下滑,大豆市场尤为明显。”
  在公告中,大北农表示:“公司通过预判原料价格走势,适时进行战略采购,储备便于储存的原料,力争缓解原料价格上涨对公司生产经营的不利影响。”马文峰认为,中国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大北农其实是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大北农认为这会引起大豆价格的上涨,可能提前加价储存大豆,以应对上涨带来的影响。但实际上,国内大豆价格并未发生太大的波动。”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在股东大会上,大北农一直坚持拓展南美的大豆和玉米市场,并在南美等国家申请种植许可,但由于投资回报周期较长,短时间无法在业绩方面有所体现。
  “今年上半年,受加税政策影响,大豆期货价格猛涨,这可能成为影响大北农决策层考量的重要因素。但在大豆加税政策落地后,实际上并未对国内大豆价格产生较大的冲击,大部分损失仍是由美方买单,因而大北农成为了这轮价税政策的受害者或是投资失败者。”马文峰称。
  猪瘟阴影
  大北农的生猪养殖虽然仅占主营业务营收的7.55%,但在短时间内,大北农却在不断加大对该业务的投资力度。2018年上半年,在猪价行情低迷的情况下,大北农表示“养猪业务的猪群存栏、销售收入较快增长,这些为公司持续经营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虽然最终利润录得亏损,但在猪周期的大环境下,绝大部分企业均录得利润下滑,因而并不存在重大问题。且根据大北农披露,大北农投资的非控股养猪平台公司母猪存栏7.76万头,商品猪存栏32.10万头,营收同比增长69.34%。
  此外,大北农投资的黑龙江大北农农牧食品有限公司和北京融拓智慧农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均录得亏损,但大北农仍旧向两者追加投资2.4亿元和1.23亿元。对于亏损状态下,继续追求投资的原因,大北农表示目前两者仍处于投资期,且尚处于猪周期低迷期,等生猪价格回升,投资的公司产能将得到释放。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最早发现猪瘟疫的东北地区。大北农在10月中旬承认,对养猪参股子公司的生猪养殖情况进行了初步核查,公司在辽宁区域有两家参股的孙公司(占比40%,不纳入合并报表),发现其中北镇大北农农牧食品有限公司出现一起疑似非洲猪瘟疫情。由此,大北农也成为了第一家产业涉及到非洲猪瘟的上市公司。
  大北农对此声称,“当前对公司影响不大,假如疫情进一步发展,不排除对公司销售会有影响。”该参股孙公司被处置的猪,生产成本较低;在有效的消毒和防疫措施后,可以在6个月后较快的补充后备母猪,进入下一期的生产计划;且政府积极救助。因此从短期经营而言,对参股孙公司经济效益影响有限。
  生猪疫情对猪价的影响表现为:助涨助跌。当供给不足,猪价上涨时,疫情一般加剧产能出清,导致生猪供给进一步减少,进而推动猪价上涨,因而非洲猪瘟是否直接延长了大北农在生猪业务的亏损状态,仍旧有待观察。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 机:

电 话:

邮 箱:

地 址: